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可心的窝

我的 Blog博客

美丽说

美丽说无线总监胡嵩:一个APP只做一件事

美丽说无线总监胡嵩 (TechWeb配图)

美丽说无线产品负责人胡嵩在接受TechWeb采访时透露,美丽说移动客户端的装机量已超过600万,日活跃量超过60万。而在最初的设计原则上美丽说曾走过一些弯路。

胡嵩曾在百度工作7年,历任网页搜索部工程师、Spider架构师、技术委员会主席、百度无线总架构师兼无线搜索高级经理。 2011年7月,胡嵩加入美丽说担任无线总监,当时美丽说的无线团队刚刚起步不久。

一个APP的诞生

美丽说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探索较早。2011年3月份,美丽说就开始开发无线客户端,当时人手紧张,只有两个刚毕业工程师,条件也很艰苦,没有苹果笔记本,工程师从没用过苹果手机,Android手机也是刚入手不久。

美丽说第一版基于webkit内核,用html5开发,尝试跨平台解决方案。不到两个月就捣鼓出了第一版iOS和Android版本。但跨平台方案在用户体验上很难达到完美, 胡嵩加入后,开始拓展移动团队,并采用原生代码开发了2.0版本, 现在团队已经发展到16人。

胡嵩介绍,与市场上同类产品相比,美丽说更注重产品细节的打磨。例如,美丽说顶部导航栏的“蔷薇粉”细纹,设计师就做了不下10个设计稿,最后选定的这个方案,有立体感和层次感;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会为一个栏目究竟是叫“分类”还是叫“类目”,进行反复的推敲;瀑布流的图片‘淡出’方式,也是经过反复调试后选择的最佳方案,给用户的心理感觉图片很流畅。

因为是工程师出身,胡嵩非常重视客户端的性能: “对于我们这种以浏览图片为主的客户端, 瀑布流滚动的速度非常重要。在有限的手机内存空间和网络带宽条件下,如何做到滚动不‘卡’,是件非常有挑战的事情。 市面上有些客户端滚起来还会出现‘抖动’,看几分钟就会眼花,会极大影响用户体验。”

一个APP只做一件事

胡嵩说,美丽说移动客户端设计原则有两点:一是一个APP只做一件事情,二是用户达到想要的内容不超过三步。在第一点上,美丽说曾走了一些弯路。

早期美丽说客户端的第一层内容包括我的关注、热门、分享;之后,加了“一起拍”功能,每天用户上传数万张照片,这个数字超过了国内市面上大部分的“拍照社交应用”。在之后的版本中,又加入了“找闺蜜”,从通讯录和新浪微博邀请朋友加入。

但集成了太多功能后,APP的价值变得不清晰,主功能的价值得不到很好的满足,要达到最终的功能需要很多层次,影响新用户对产品的认知。

“在2.5.9版本中,我们做了重大改动,返璞归真,砍掉了‘一起拍’,把找闺蜜放到“我”之中 。 虽然‘一起拍’也很火,但就像盖了一座商场卖衣服,旁边又开了一个大头贴机,用户在逛商场之余会拍个大头贴,但大头贴和逛商场是两条不同的价值,大头贴不是商场的有机组成部分。决定砍掉这个功能很心疼,但我们知道这是正确的决定,做产品做减法比做加法要难。”胡嵩反思。

从加功能到决定砍掉,历经了2个月的时间。现在,美丽说除了主APP,还推出了七个风格类APP,如欧美风、昕薇瑞丽风、Hello Kitty 等。风格类APP秉承了“一个APP只做一件事”的思路,人群定位和产品价值非常清晰, 推出后广受好评,目前风格类APP的独立用户已经有 60万。

移动客户端每天为淘宝带去订单100万

3月份,美丽说iPhone和iPad客户陆续发布了新的版本。刚刚上线几天的新版iPad客户端在功能和设计上改进不少,除了增加登录功能外,还将此前的分类式页面改为瀑布流。因为之前的iPad版没有登录功能,胡嵩的团队接到了不少用户的疑问甚至抱怨。

“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在考虑这个问题,但因为一些体验的细节当时未能敲定,所以决定先发一个基础版,把一些需要时间去打磨的细节留给下一个版本。” 胡嵩感慨地说,“美丽说的策略就是‘小步快跑、极致细节’,很感谢用户能给我们时间去打磨细节。”

美丽说在移动方面的工作得到了用户和业界的认可。去年苹果发布的年度中国地区应用排行榜(iTunes Rewind)中,美丽说的iPhone客户端位列社交类第四名,排在前面的分别是苹果官方的查找我的朋友、新浪微博和微信。

“很多同行甚至大公司的移动项目负责人都来找我们取经,问美丽说为什么这么受欢迎。”胡嵩透露,美丽说移动客户端装机量达到600万,日活跃量超过60万,移动端每天给淘宝带去的订单额已超过100万 。

对于这每天100万的订单额,胡嵩认为并不算高。“因为移动端和PC端用户的使用习惯不太一样,大多数用户是在移动端收藏,然后转到PC端上完成购买步骤,毕竟移动支付还远没有PC端那么成熟,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”

移动互联网的三大困难

胡嵩说,移动互联网面临三大困难:第一,找人难,短期培训出的开发者多,高端人才缺乏。

第二,推广难,资本大量涌入抬高了无线推广成本。iOS客户端想各种办法在App Store中提升排名,如做广告、在其他应用中推送等。

胡嵩算了一笔账:iOS客户端一个广告点击费用3-5毛钱,从点击到下载转化率约1.5%,从下载到激活的转化率90%,从激活到注册转化率40%,从注册到活跃转化率50%。这些已经是行业里偏高的转化率了,即使这样通过CPC广告获得 一个活跃用户的成本至少150元。此外,App Store刷排名现象依然非常严重,TOP200中接近30%有刷榜嫌疑。

与iOS相比,Android渠道更为复杂,去年风险投资大量进入,抬高了整个市场推广成本,一些强势渠道的胃口被吊的很高,几大应用商店开始高价卖广告位,不少手机厂商今年在应用内置方面也有很高的营收指标。

2011年第四季度,美丽说无线客户端推广费用高达500万元。进入2012年,随着单用户获取成本被进一步推高,美丽说的策略也悄然转变,一方面把产品做好,通过口碑传播;另一方面与手机厂商、上下游应用形成良好的生态圈。例如,与一些主打女性手机的厂商谈合作深度定制,与拍照、电商等上下游应用等形成合作关系互相导量等。

第三,盈利模式困难。“现在是行业内在花行业内的钱,互相烧钱,行业外的钱还没有大量涌入。”,看一下现在无线广告平台上大部分都是行业内客户在推广自己的APP,就知道这种模式很难长久。 相较而言, 美丽说无线盈利模式比较清晰,一方面与淘宝无线开放平台有长期合作,享受淘宝客的分成;另一方面也在尝试品牌广告,当然品牌广告主对手机媒体还有漫长的认知过程,仍需要教育。

Tags:

星期六, 03月 31st, 2012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美丽说徐易容:爱上红妆

“TechWeb我的2011”系列之美丽说CEO徐易容。

美丽说上线四个月,有一天同时在线用户突破400人,徐易容狂喜,拉着全体员工去金钱豹吃大餐,“说不出原因,就是兴奋,使劲喝,最后全给喝趴下了……”创业这么多年,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

口述/徐易容 整理/可心 冬树

【TechWeb报道】 “世界一定不是我们眼里看到的那样,这是我用很长时间才想明白的一件事。”

说这话的人叫徐易容。

听着名字耳熟?可能很多人还没想起这哥们是谁,让我再补充一下他的人生简历:北大的本科、斯坦福的硕士、IBM研究院工程师、抓虾创始人、美丽说创始人。

2011年是这哥们的转运年,在此之前,人们对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水土不服的海龟,壮志未酬的IT男,今天则满是溢美之词。

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这样告诉他:“淘宝等美丽说模式整整等了两年。不仅在女性领域,阿里希望在各个维度都出现‘美丽说’。”

红杉资本的周逵这样评价他:“易容是死过一次的,犯过错误,所以懂。”

……

“世界就是这样,你看到的永远不是全部。”桌子对面的徐易容此时一脸坏笑。

和大多数的IT男的沉稳内敛不同,徐易容极擅沟通,阳光的笑容随时挂在脸上,遇到尴尬问题不忘自我解嘲,恍惚之间你会觉得在他的身上能找到黄西的影子,那个拿美国副总统戈尔开玩笑而声名鹊起,自称黄瓜的黄,西瓜的西的美国著名华裔笑星。

“像吗?好吧,我接受。”又是一阵嘿嘿的笑。

人们习惯在徐易容的身上挂上两个标签:抓虾和美丽说的创始人。而我们的谈话也自然围绕着这两部分展开:第一部分,他说得最多的是:我以为,我原以为。第二部分,他说概念都是扯淡,先把用户体验修炼到极致再说。

今天为什么还没牛逼呢?

创业以前,徐易容有5年半呆在美国。他有着光鲜的背景:北大本科,斯坦福硕士,在IBM研究院做数据挖掘。

“人一旦被高薪拴住活起来就觉得特没劲。那时候看见李彦宏他们做得百度一飞冲天我就激动了。”

到了2005年的冬天,徐易容从国外回来,信心爆棚,下定决心用自己擅长的技术做一件足够“牛逼”的事,于是他创办了抓虾。

当然,抓虾的结果大家都知道,它最终被卖给了豆瓣。 怪天时,怪地利,怪人和?听听他的自我解剖。

刚回国那会,根本不懂中国国情,满眼是一派舒适景象。

回来之前,我还在想是不是可以每天洗一个热水澡。回来之后我就买了房,觉得这也没什么难的嘛;再比如,我认为大家消费的时候是不太不在乎价钱的,实际上人们还是在乎的,但当时浑然不觉。

我满眼看到的都是舒适的生活,觉得其他都有人做了,只剩下个性化阅读这一个需求了,于是就创办了抓虾。

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
我想做的事是什么:用户只有5分钟的时间,通过一个高效工具,使得在5分钟时间看完100条资讯。我一直以为大家对这样的需求很旺盛,走下来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用户又不是要考博士,有强烈的获取知识的愿望。大部分用户的阅读的目的依然是娱乐,以放松为目的。如果有5分钟的时间,能读多少就多少,能看2条就2条,后面的不看了。做了三年后,我发现中国大部分网民没有精细化阅读的需要。

那段时间没事,我一个人呆在那就在那反思:我们有很优秀的技术团队,技术也是一项好技术,但要解决的问题不是一个好问题。逻辑上推断有大量用户有个性化阅读需求,想着要做一件牛逼的事情。但是两年后过去了,我老问自己,今天为什么还没牛逼呢?

沮丧的“逛逛”

把抓虾卖给豆瓣后,我开始寻找新的机会,看过教育、医疗、最后锁定在了时尚领域。为什么?

第一,我要找得这个垂直行业最好不要太小,要有想象空间。这一点,女性时尚、教育、医疗都符合。

第二,手里已有的互联网技术能发挥作用,能解决行业问题。今天的医疗行业,关键点是线下实体产业是否成熟,医院的数量是否足够多,而互联网能解决不了其中最关键的问题。教育产业也是如此,学生-家长-老师-学校-政府机构,链条非常长非常深。而且我不喜欢中国教育方式,它与我的兴趣相违背。

女性时尚领域则不同。09年的时候女性时尚行业还停留在门户、BBS的时代。 那是十年前的东西了,我当时强烈感觉,给我一段时间,女性时尚的网站一定有新的形式出来。

当然,那是给自己打气,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啥样子。

2009年年中的时候,我开始认真准备这件事。

9月底的一天,我和一位女同事吃饭聊天(现美丽说运营总监)到底要怎么切入这个新领域?我灵光一现,问她你想不想知道你的闺蜜在买什么东西?她想了想点点头,觉得有点意思。

那就搞一个呗。

在当时,做客户端是典型的思路,智能手机还没有兴起,当时唯一能让用户“活着”的,多半是客户端。

不到一个月,赶在国庆节前我搞出了一个客户端插件:“逛逛”。

这个插件最重要的功能是分享你的购物体验,有点现在美丽说的雏形,但是很简陋,而且需要在你和你的闺蜜电脑上都安装上。

做得时候很兴奋,出来我们又心虚了。真不确定女性朋友们愿不愿意装。结果果然很“萧条”, “逛逛”最终只有4、5个人安装,而且基本都是自己人。我在网上给别人一个链接让别人装,就是装不上,我们就打车上门去给别人装,一会浏览器兼容有问题,一会通讯有问题……反正就是很难用,“小白”用户们看着就撇嘴。自己都觉得沮丧!

“逛逛”以失败告终。

创新如婴儿:容忍不完美

“逛逛”之后我就放弃了客户端插件,把目光转向WEB页面。

2009年11月,那时微博刚刚在国内起步。我想做的是垂直优化,考虑怎么把互联网通用技术与垂直领域结合。微博形态的关注功能不错,微博里火的是人,BBS里火的是内容。我就琢磨能否把微博的模式借鉴过来与女性时尚结合。

2009年11月16日,我开始筹办美丽说。

困扰的问题还是那个老问题:用户到底需不需要。

做了一轮市场调查,结果让我们更沮丧:有的女孩需要,有的女孩不需要,有的女孩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我们也很糊涂,管他的,上吧。

2010年3月,美丽说第一版上线,基本上就是垂直微博的形态,用户可以发布链接,自动生成图片等信息;可以关注喜欢的人,有简单的商品库……

自己看着挺美,唯一头疼的就是没用户。

我记得有一个同事老跟我讲:易容啊,咱们这个不行啊,怎么跟人家比啊。那时的主流女性时尚社区还是55BBS、YOKA。

我就对同事说:我们做的是一件创新的事,可能看起来不那么靠谱。就像刚出生的小baby,如果他出来就能说会话还能赚钱,那这个baby一定是个小老头,长不大。小baby刚生出来时都很丑,不能自立、哭哭啼啼、到处拉屎,但不能磨灭他阳光成长的一面。不要只看到不完美的一面,有问题不是坏事。

说的时候我信心满满,其实心里也打鼓,但信心确实是有的,而且决心也很大。这种信心来源于对宏观大方向的坚定信心。

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是你没到罗马之前就永远不知道是否走对路,这时候你可千万别退缩,可劲着折腾吧。

美丽说这种模式,核心的资源是意见领袖,即达人。目前,美丽说有3万多达人。但成立之初,谁也不知道第一批忠实的用户会再哪里?

2010年3月份美丽说上线后,我们团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拉用户。我和同事去各个导购群,好不容易混进去,发几条链接就被人给踢出来了。

硬的不成就来软的。

我们找到群主,说一个月给你500块钱,你来体验下美丽说,但是要把你们圈子的人带进来玩。他们就都跑来体验,体验完之后就都走了。

到了5月份,我们发现有两个组,每组100人左右的规模,进来后没走。其中有一个是豆瓣里的购物小组,小组长很喜欢新的互联网产品,在里面玩high了。

7月的一天,同时在线用户超过了400人,我狂喜,拉着全体员工去金钱豹吃大餐,也说不出原因,就是兴奋,使劲喝,最后全给喝趴下了……

创业这么多年,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一次。

用着这最笨的办法,一圈一圈的人被带到了美丽说,虽然有离开的,但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留下。到了8月份,我们已经有1万多的活跃用户,日分享商品增加到了1000件,我拉着大家琢磨用户需求赶紧改善我们的体验,并对分享商品链接进行分类整理。到了第三季度,美丽说流量翻了一倍。

也就在这个阶段,我们从蓝驰创投拿到了第一笔风险投资。

我的2011: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物种

找到了用户,找到了需求,后面的事相对就好办了。

今年我们做了三件事,总结起来就是:一个链接,一种颜色,一面镜子。结果看还不错,从今年2月份至今,美丽说各项指标增长至少30倍。在业内也保持了持续的领先。我们先后在5月初完成了红杉资本的第二轮融资、10月底完成了纪源资本的第三轮融资。

第一件事,一个链接。

很多人不知道现在网上流行的链接分享最初的创意来自美丽说,原来没这样做的。

比如一个用户分享出来一个商品链接,系统会自动把这个链接里包含的重要信息抓过来,包括商品的标题和图片。

这个创意来自美丽说的产品总监。当我看到设计图时,惊呆了,技术上实现其实很简单,但真是想不到那儿去。

它其实解决了这个行业长期存在但是很难解决的问题。

之前的传统的时尚杂志讲述流行的概念,但图片无法点击,无法购买;社区可以带链接了,但是用户不知道是什么,不愿意点击进去。有网友打过一个比方:发布一件好看的衣服图片不带链接,就像给你一个漂亮妞的照片但不给联系方式。

美丽说像网络版本的时尚杂志,用户发布商品链接时,系统会再瞬间抓取商品图片、价格等信息,直观呈现在美丽说网站。这个净结果,让穿衣打扮的效率提高。这个功能现在已经成为了行业标配。

现在,有人说这个链接创新并改变了一个行业,我觉得一点也不夸张。

第二件事情,一种颜色。

蔷薇粉,这是我们确定下来的美丽说网站的标准色。

这事我们想了很长时间,既然要做垂直的,为女性服务的社会化媒体,那就必须把男人赶出去,不能掺杂一丝他们的颜色,男人的颜色是蓝色和绿色。

而我们定位的用户定位是城市的白领,不是网吧女孩,也不是买奢侈品的贵妇。奢侈品的颜色是黑色的,挑来挑去我们选择了现在的蔷薇粉颜色。

开始很多人不理解,行业里也很多人嘲笑,我们坚持不理。你现在看,这个模式里所有的玩家,不管开始的网站是什么颜色的,陆续的颜色都变成了粉色,原因也正在这里。

到今天,美丽说也不接受男性用户,我就要做一件纯粹的事情,用户多没有意义。

第三件事,一面镜子。

美丽说帮助了很多女孩变得更加漂亮,现在我希望美丽说手机版能替代女孩包包里的镜子。

我们把这三件事凑到了一起,之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,我觉得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物种。

今年7月份,美丽说推出手机客户端,两个星期时间下载量突破十万,目前,美丽说移动客户端下载量150万,日活跃用户25万。在今年11月苹果中国公布的年度应用排行中,美丽说位居社交类第四名。

比较我们年初制定的目标,风风雨雨一年下来,基本都做到了,我给我自己和团队打九十分。

创业要有梦想 而不是理想

我是一个喜欢归纳总结的人。

最近想了很多做人做事方面的事。我的理解是:创业要有梦想,而不是理想。梦想由你的心决定,它不一定成真,但你会喜欢,而理想由大脑决定,容易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

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迷上了奥数。天天就琢磨“7个钢镚,每次翻两个钢镚,多少次全部翻到朝下?”这样的问题,除了正常的功课,放学后骑车去买奥数书,看的很享受。在睡觉前还要写个小纸条,写上一两道题,第二天课间不上厕所就自己在那琢磨。没想到,两年后得了山西省奥数比赛第一名,接着进了国家奥林匹克集训队,再然后保送北大计算机系……

你说怪不怪,对奥数只是出于喜欢,却取得了意外的收获。做抓虾的时候很功利,野心勃勃,但就像一个壮汉窝在了小巷子里,可腾挪的空间很小。

我现在回头想还是最初的状态好。所谓欲速则不达,人被吹得高就不淡定了。现在做美丽说我希望能让自己慢下来,别老跟人家比来比去,先把用户体验修炼到极致再说,其他都是浮云。

如果有梦想,那就坚持,顺势而为。如果我的梦想是做烧饼,做着做着也许就成了全国最出名的烧饼,其实也挺牛的。

Tags: ,

星期六, 12月 31st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